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发布:2019-09-05 19:17:29  来源:ynzb.cn   作者:云南招生网


原标题: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终身教授,他们都当了本科医学生导师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每个医生在入行时都身披白大褂、举右手宣誓……这份400多字的《医学誓言》,是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在公元前发出的行业道德倡仪书。“然而,希波克拉底誓言并没有提及医者除了恻隐之心等,还要有惭愧之心。”上海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段逸山告诉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,他检索了3000多篇医德论文,未见对惭愧之心的阐发。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裘沛然“特殊一课”

  图片来源:外来资源

  不过,在国医大师裘沛然晚年留下的一句诗中,段逸山发现了裘老“民犹多病愧称医”的独到见解。这位终年97岁的名老中医,终身行医七十年,尚有愧对医生称号的嗟叹,何况后来者?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《人学散墨》

  图片来源:外来资源

  在过世前的两年,裘沛然还写下一部《人学散墨》的非医学专著,这十多年来一版再版,成为医学院校不少教师的书架常备。而最近,此书被加急追印2000册,选入上海中医药大学首次送给全体新生的“编外教材”之一。事实上,在其感召下,陈凯先、顾玉东、褚君浩等两院院士,以及973首席科学家、学科带头人、全国教学名师等校内外30多人都担当本科生导师,纷纷为医学生育德。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新生获赠新书

  图片来源:外来资源

  【老师书架常备也进学生书包】

  人类自身痛苦,希望解除痛苦,“于是产生了医学。”作为中医文献学专家,段逸山教授表示,中华医学传统,儒医并不分家。为后世留下《千金方》的唐代“药王”孙思邈,曾例举病人“满身疮痍,人所恶见”的场景,动了医生的惭愧之心;进一步说,“这就拷问着医生责任之心。”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开学季迎新

  图片来源:外来资源

  做合格医生,首先是做合格的人。虽然一生撰写和主编过40余部医学和诗文著作,年届耄耋的裘沛然仍花了八年写就20万字的《人学散墨》,自言就是专门论述如何能做一个“合格”的人。他说,孔孟之道中“以人为本”“以和为贵”的精神是永恒的。于是,今年这部充满“医生医事”况味的生命之书,加之《谈心——中医名家十讲》以及两部“跨界协同育人创新系列丛书”《教与学的对话》《思与行的融合》,成为入学开课时的新生书包标配。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《谈心》

  图片来源:外来资源

  “初入杏林,才知道要为人医者,不但要学岐黄之道,更要学为人之道。”来自基础医学院的中西医临床医学专业学子姚阅,从《人学散墨》中读取了“以仁为本,以礼为节,以义为衡”的精髓,感激老前辈为他们上了如此特殊的一课。“今天我们第一次穿上了白大衣,以后或许还会有第一次宣誓……我们在努力适应这份‘为人与为人医’的浪漫,而这份浪漫也终将会适应我们。”

  【终身教授“廉颇不老”常年开课】

  在位于校图书馆的科技人文研究院,今年79岁的段逸山教授还在继续备课。作为覆盖全校各个院系的35个导师团团长之一,也是最为年长的团长,段老师今年上的这一课是《天地至德 大医情怀》,主要面向刚刚结束基础课程的大三学子、五年制新生等。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段逸山开课

  图片来源:外来资源

  从复旦大学毕业到中医大任教,段逸山教了半个世纪的书,除了讲授大课,至今还带教6名博士生及博士后。有意思的是,他这个主要对口基础医学院的服务学生成长导师团名为“生生”导师团。他说:“《周易》曰:‘天地之大德曰生’,又曰:‘生生之谓易’。所谓‘生生’,就是这个意思,让人生存、生活得更好,这也是导师团的育人方向。”

“97岁”国医大师如何上特殊一课?从两院院士到

  段逸山书签寄语

  图片来源:外来资源

随机推荐